浙江省衢州市愿敦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 www.fssdoi.cn

Our blog

Desktop publishing

 

possibilities

Desktop publishing

 

Solutions

Desktop publishing

 

浙江省衢州市愿敦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 www.fssdoi.cn

member login

本周热门

早早进入社会开始赚钱

2020-06-23 23:58

黄老伯介绍,约在2011年年底的时候,一名50岁上下的男子带着这6名小孩来到101室居住,他们来自河南开封。“后来这名男子把他们安顿好之后就再也没来过,由一名差不多年纪的胖妇女负责照顾这些孩子的日常起居。据说他们是夫妻。”

住宅楼有6层,每层有两户人家。因为是一楼,又是雨天的关系,狭小逼仄的楼道内透着一股潮湿的气味。来到这幢住宅楼的背面,发现101室的阳台搭建了一个蓝色的凉棚,阳台内挂着数十件衣服。阳台一侧的一个塑料箱内,不时传来“咕咕”的鸽子叫声。

仔仔说,这名网友试图和孩子们攀谈,但问及他们来自何处、为什么出来卖艺时,被一名自称是孩子“姑姑”的女子警觉地打断了。

律师表示,无论如何,任何人无权剥夺这些适龄孩子接受教育的权利,从这个角度来讲,孩子的父母已经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来到浦东莱阳路880弄伟业金锦苑二村某室,此处正是这些卖艺儿童在上海的暂住地。与其他住宅楼不同的是,3号楼的防盗大门敞开着。楼组长黄老伯告诉记者,3号楼的防盗门常年打开,因为这些孩子没有门卡,无法自由进出。

据《新闻晨报》报道,八九岁的孩子,不在学堂读书,却出现在酒吧卖艺,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孩子竟是被亲生父母“出租”的。将此事予以曝光的“微博打拐”志愿者认为,这6名孩子有被拐之嫌,而负责这群孩子演出被孩子们称呼“姑姑”的单女士辩驳: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未来”。

他们会出去表演吗?黄老伯曾带着这样的疑问向那名女子求证,对方告诉黄老伯,一般晚上会去附近的剧场、酒吧等地进行表演。

前天上午,完成调查取证的仔仔拨通110报警电话,向浦东警方反映这一情况。警方迅速采取措施,将出租屋内的6名孩子、1名成人带到派出所,并通知负责人——被称为“姑姑”的女子前往派出所协助调查。同时,在孩子户籍所在地河南开封,警方在接到志愿者报警后也采取行动,派人赶往上海了解情况。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杂技班”曾表演的位于金杨路上的一家酒吧。在1楼入口处的广告牌上写有“杂技特技、魔术变脸”等内容,营业时间为晚上7时至12时。

另一名要求匿名的街坊向记者反映,这些孩子演出结束回来很晚,经常被吵醒。她说,因为这些孩子没有门卡,这幢楼的防盗大门常年敞开,存有不小的安全隐患。不过,邻居也表示,“马戏班”孩子们的自由似乎没有受到限制,经常看到他们结伴去附近逛街购物,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子打骂他们。“只是大人好像不愿意让孩子跟我们接触”。一位老人说,曾经想问孩子练功疼不疼,孩子却被“姑姑”一把拉走了。

民警介绍,当他们来到孩子租住地时,发现有1名年轻人和6名孩子,年轻人负责管理孩子的生活和训练,2名女孩4名男孩则在屋子里嬉笑玩闹。一个叫梦婷的女孩说,她今年9岁,来自河南开封,来上海练杂技约有4年,每年会回家探亲一次,今年4月刚从老家回来,但还是很想家。梦婷说,“姑姑”对他们挺好,没有打过她,还教他们读书念字,不过她还是挺羡慕能够去上学的小朋友,可以看很多书,而她只能在练功之余看看画册认些字。

据了解,“姑姑”单某同样来自开封农村,18岁因为贫困辍学,跟人学习杂技,后来自行组建杂技班。在接受采访时,单某曾表示自己找来的孩子都是家里“最不受待见”的成员,即使在家也不可能有机会上学。她坚称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未来”。单某说,如果孩子认真训练,他们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杂技班里的每个孩子都有护照,今后有许多出国表演的机会。

来到孩子们的暂住地,一打开门,仔仔就看到4名孩子正穿着练功服在铺着垫子的客厅中练习。“打开门一股异味扑面而来,屋子非常暗,孩子睡地铺,院子里还养着鸽子,据说是变魔术用的道具。”仔仔说,“姑姑”询问了他酒吧的规模后,开价7000元两场。

孩子都是我的远房亲戚,是从他们父母家花钱‘请’来的,一年支付孩子家庭数千元的报酬。孩子在老家养不起,就跟着我来上海学杂技,有几个孩子过来时只有4岁,连洗澡都会哭,现在已经七八岁了,基本算是我养大的。

黄老伯透露,101室的建筑面积为78平方米,实际使用面积不满70平方米。平时,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胖女人和六名卖艺儿童,就挤在这样一个单元里。“有时一名自称是那女人‘儿子’的年轻人会开车前来并住在101室。”

近日,一个名为“微博打拐”的公益组织发帖称,发现一个长期在上海、利用租来的“孩子”卖艺的团体。这些孩子被亲生父母“出租”出去,最基本的学习和生活都无法保障。今年5月初,职业打拐志愿者仔仔接到上海一位网友的线索,称在浦东金杨路附近的一家酒吧看见有几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孩子在表演柔术,疑似被拐儿童。

5月6日,仔仔特意赶到上海调查此事。但当他来到网友反映的那家酒吧时,已不见孩子们的踪影。“酒吧也不肯说。”仔仔猜测,也许之前网友的打探让他们起了警觉。不过,网友留下的“姑姑”的联系方式起到了关键作用。随后,仔仔以联系业务组织酒吧表演为名联系了“姑姑”,“姑姑”同意仔仔前往孩子们的暂住地验验水平。

在观看孩子的表演时,仔仔摸清了这个私人马戏班的底细:一共有6个孩子,年龄在7岁到12岁之间,全都来自河南开封农村。“姑姑”说,孩子都是她的远房亲戚,是从他们父母家花钱“请”来的,一年支付孩子家庭数千元的报酬。“姑姑”说,孩子在老家养不起,就跟着她来上海学杂技,有几个孩子过来时只有4岁,连洗澡都会哭,现在已经七八岁了,基本算是她养大的。

对于单某的说法,仔仔并不认同。“虽然孩子没有明显受到虐待的迹象,但孩子读书的权利被剥夺了,早早进入社会开始赚钱,这种情况该由谁来管?他们的权益该由谁来维护?”仔仔说,“就算孩子们被接回原籍,说不定没几天又会被送回来。”

黄老伯告诉记者,平时不怎么看到这帮孩子外出,最常见到的是他们在楼下空地上训练杂技。“几乎每天都要训练,上下午都有,练的内容主要有‘转盘子’、‘翻跟斗’等。”